鐵骨柔情.jpg 


拿破崙,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一段可歌可泣的傳奇人生。或許正因為如陽光般耀眼,使人看不清他身旁的人,而錯失了許多精采的故事。然而,平心而論,如拿破崙那般的豐功偉業,沒有一個堅強的團隊、一群忠心奉獻的幕僚,是不可能成功的。

《鐵骨柔情》的主角安東尼‧查爾斯‧路易‧德‧拉薩爾,正是這樣的一號人物。他是拿破崙大軍的開路先鋒,在沒有現代科技的當時,成為拿破崙在戰場上的「千里眼」、「順風耳」。一生用軍刀、頭腦,立下無數汗馬功勞,號稱「天下第一騎」。同時,他在情場上大膽、幽默,打遍天下無敵手,曾穿越重重敵軍陣線,只為了和心愛的女人幽會(順便蒐集情報)。形容他的人生像一部小說,絕不為過。

2009年恰巧是拉薩爾逝世兩百週年,然而,生命的終止,正是傳奇的開始。為紀念這位戰場上令敵人聞風喪膽,情場上令女人如癡如醉的人物,法國人將它的雕像擺在凡爾賽宮,更將他的名字刻在凱旋門上。翻開本書,你將跟隨著拉薩爾,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在情場上春風得意,讓你一窺穿越時空,依舊感人的鐵骨柔情!

 出版者的話  

浪漫時代‧浪漫英雄 ─ 詹文碩<文饗文創事業有限公司創辦人>

講起法國,不少人心中大概會浮現「浪漫」兩個字。的確,不論是聯想到French Kiss、法式餐廳的燭光晚餐,還是憶起塞納河的左岸咖啡,法國人似乎就是浪漫生活的化身。就連留法、旅法的所有人也都跟著沾光,彷彿頭上有頂隱隱發光的桂冠,真不錯!

法國的浪漫還不僅如此:體育場上的法國隊,風格總是充滿創意與冒險,和盎格魯撒克遜式穩紮穩打,充滿現實主義的作風相比,或許稍嫌凌亂,甚至天馬行空,卻又如此扣人心弦,引得觀眾一次次希望奇蹟發生,一舉讓感性打敗理性,進而撫慰現代社會中,被經濟理論、跨國企業,壓得快喘不過氣的渺小個體。

這就是我所認識的「法式浪漫」:理想、自我、純粹,在乎輸贏,更在意贏得風光;願意為理想犧牲一切、在所不惜,而且做任何事情總要 “avec panache"(風采)!法國人之所以浪漫,與其說是因為懂得生活,不如說是因為具體實踐理想的一種生活態度。而這種浪漫,有一個時代、一群人物曾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那便是法國大革命及拿破崙時期的法國。拿破崙不是曾說過:「我的人生就是一部小說!」?(法文中的小說roman,與羅曼蒂克romantique擁有相同字根)

浪漫的時代,孕育出這批燃燒生命,照亮他人的浪漫英雄。而這些英雄的豐功偉業,也轉而賦予了藝術家、文學家(雨果、大仲馬、巴爾札克……)無窮的靈感,造就了藝術史上「浪漫主義時期」的盛況。也因此,我們決定推出一系列關於拿破崙,及其周遭人物的書,和大家分享所知、所愛的法國,也希望藉由這些真實發生過,卻比小說還精采的歷史,激勵讀者活出精采、浪漫的人生!

或許有人會問:《鐵骨柔情》寫的是大革命時期的法國,和台灣有什麼關係?仔細想想,現今的台灣和當時的法國,有那麼不同嗎?儘管相隔兩百多年,但兩個國家都擁有剛萌芽、依然脆弱的民主,以及虎視眈眈的鄰國。兩國人民也同樣在為自由、平等、博愛的普世價值而努力不懈。以此觀之,台灣不正是在當代亞洲,引領各國為法國大革命接棒的國家嗎?身處這般動盪卻浪漫的時代,活在這樣值得驕傲的國家,也許您就是下一個「浪漫英雄」。

《鐵骨柔情》的主角安東尼‧查爾斯‧路易‧德‧拉薩爾,是拿破崙的摯友,也是他在戰場上的生死之交。一生在戰場上,用軍刀、頭腦,立下無數汗馬功勞;在情場上大膽、幽默,打遍天下無敵手。形容他的人生像一部小說,絕不為過。2009年恰巧是拉薩爾逝世兩百週年,這位偉大的輕騎兵要是知道自己的故事,會在兩個世紀後,在他從未踏上的國度出版,大概會哈哈大笑,然後轉過身,悄悄抹去一滴英雄淚吧!

出版一本書,有時就像在孕育一個新生命。在此要特別感謝金恆杰教授願意為本書撰序,並提出許多精闢的見解與指教,著實讓譯文增色不少!另外也要感謝身旁的長輩、家人及朋友,沒有你們的支持與鼓勵、愛護與鞭策,這本書大概「生」不出來!當然,最原始的謝意要獻給作者,馬賽‧杜邦先生,畢竟,藉由他的生花妙筆,我們才得以發現拉薩爾的精采。

《鐵骨柔情》是文饗與您分享的第一本書,閱讀、翻譯的過程中,時而會心一笑,時而暗自動容,更多時候是對主角充滿欽佩。

願它帶給您歡樂的時光!

redant05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