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的生活,一直是我們無法想像的,由宇河出社所出版的【柳根】,該書以中國近三十年農村變化為背景,是一部展現中國大陸農村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歷史發展軌跡的小說。故事中以柳家三代農民的命運為主軸,緊緊圍繞農村經濟的變遷,描繪了跌宕的社會生活。說明農村變化的過程,整本書的吸引力和感染力,相關內容簡介如下:

〈宇河/柳根/黎晶 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內文試閱

故事發生在中國北方農村柳家莊,柳家三代,柳英傑、柳懷來、柳新苗,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解決了各自面臨的難題,他們不同的命運軌跡也寫下了中國鄉村的轉變……

 李延安很是激動,雖然穿上的只是一套見習管教的服裝,帽子上沒有國徽,領子上也沒有鮮豔的紅旗,可這一身類似空軍的上綠下藍的幹部服,還是讓他盼望已久的當兵夢圓上了一小半。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他不知穿了幾次,穿了脫,脫了又穿。第一次上班,又是到審訊室去提審犯人,不能有一絲馬虎,威嚴的外表是震懾敵人的開始,這一點他是知道的。

李延安是北京知識青年,出身高級幹部家庭,父親在建國那年從革命聖地延安調到北京工作,那年也正是他從娘胎裏落地,父親就給他取名延安,加之姓李,又離開了這塊革命的搖籃,李延安便一名兩義,記錄了父親革命人生的轉折,又記錄了李延安的誕生。文化大革命開始,李延安的父親被打成了走資派關進了監獄,母親到了「五·七」幹校,李家唯一的一棵獨苗當不了兵,連到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都沒了資格,只能到山西乾旱缺水的呂梁老區插隊落戶,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正在李延安打好行裝拿好知青辦的分配證明出發的那天晚上,有人敲響了他家的房門。

來人是父親的一位老部下,黑龍江省勞改局的一位在職領導,他來北京挑選一批根正苗紅的知青,讓他們到北大荒的勞改勞教所場當見習管教。當然這不是招工,知青的身分也不變,但待遇不錯,一月柳根三十二元的工資,糧食隨便吃,外帶一身沒有領章帽徽的警察制服。李延安一聽連蹦三高,什麼戶口和知青證明全都不要了,連夜跟著這位叔叔去了黑龍江,被分配到黑龍江省嫩江縣科洛河勞改農場任管教。

黑龍江省嫩江縣科洛河勞改農場,座落在美麗富饒的松嫩平原的邊緣,碧綠的科洛河水繞著農場轉了一個大圈,然後一直往東把大興安嶺和小興安嶺山脈分割開來,米黃色的建築群落,一簇一簇地分布在河的兩岸。平頂山下的科洛河旁幾棟兩層樓房便是場部。這裏是一個羈押政治犯的小型農場,除了一部分刑滿留場就業的「二勞改」,剩下的都在服刑。李延安對這裏的生活和環境十分滿意,他喜歡這裏的春夏秋冬,更喜歡這裏寬廣的土地和寬厚的政治空氣。

李延安第一次調閱犯人檔案的時候他便驚呆了,他想不到只是因為十幾塊磚頭竟然被判了八年的大刑?他決定提審這位叫柳英豪的犯人。李延安把鏡子放回窗台上,再一次地正了正羊剪絨的皮帽子,然後披上草綠色的羊皮軍大衣,便推開房門踩踏著厚厚的積雪走向審訊室。

審訊室裏正面擺放著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那是李延安和記錄員的位置。他們的對面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看來犯人是要站著受審的。李延安坐穩之後,示意記錄員通知武警將犯人帶進來。門開了,犯人柳英豪被帶了進來,武警讓犯人解開褲腰帶,岔開雙腿站好,褲子便脫落在屁股之下雙腿之上。這是什麼規矩?記錄員告訴李延安審訊犯人都是這樣的,犯人一有動作,褲子就會掉在地上無法走動。

「把褲子提起來紮好褲腰帶,搬個凳子讓他坐下。」李延安命令說。他沒有思考這樣做的後果,他只認為這是對犯人的侵害,更是對自己的不尊重。柳英豪充滿疑慮地抬起頭,看著這位年輕的管教,順從地將褲子穿好,慢慢地坐在記錄員遞過的長條板凳上。

「你叫柳英豪?」李延安正式問話了。

「報告政府,俺叫柳英豪,河北省柳河縣,大柳河公社,柳家莊人。」

「你犯了什麼罪?被判了八年的徒刑。」

柳英豪早已無所顧忌了,這刑期都坐了一大半了,還怕什麼?每換一個新管教,他都會如實地報告一番,並申訴自己的冤枉,到頭來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刑期一天都不會減。今天這位管教的舉動又一次讓他心動,死馬當活馬醫,只要有一線希望都不應放棄。柳英豪從土改成分劃定到替兒頂罪一五一十向政府派來的新管教交代得一清二楚,他盼著這位和善的管教給自己帶來新的轉機。

李延安聽完柳英豪的訴說十分激動。

「那你為什麼不喊冤呢?富農成分是錯劃的,反攻倒算的罪行就不能成立!」李延安坐不住審訊桌子後面的那把威嚴的椅子了。

「報告政府,俺認罪伏法,接受改造,刑期都過了一大半了,很快就能回家了,算了,俺不冤枉。」柳英豪低著頭以守為攻地試探。

李延安沒有聽出柳英豪話裏的意思,反而覺得有些道理,即使幫助他申訴,這時間一去一回,不知猴年馬月才能批回來,假如再判你個不認罪伏法,追加上幾年刑期,這不幫了倒忙!這個特殊的年代,自己的父親母親不也是無冤可訴嗎?不如面對現實,能照顧他點就照顧點什麼吧。

「柳英豪,從你交代的罪行過程看,你祖上開過木匠鋪,這樣吧,你從今天起就不用下地幹活了,到直屬隊木工班報到。」李延安不想讓他在零下四十度的嚴寒裏受罪,這也算替他申訴了。憑著省裏叔叔的面子,和直屬隊趙隊長說一聲,應該沒有問題。

「報告政府,可俺不會木匠手藝呀。」

「不會?不會就不會學嗎?你沒聽說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狗熊兒混蛋嘛!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你爸是木匠,你就會木匠,別廢話了,報到去吧。」

柳英豪這才知道,新管教是有意幫助照顧自己,他深深地給李延安鞠了個躬。臨走時瞟了一眼李延安英俊和善的臉龐和高大的身軀。柳英豪到木工班上班了,二十歲出頭的木工班長青核桃是從山東來的一個盲流,沒人知道他的真名,青核桃是在山東老家的綽號,可能是總也長不熟的意思。這是一個渾球小子,他仗著自己的舅舅是農場直屬隊的趙隊長,便經常欺負那些刑滿的二勞改。柳英豪的到來讓情況發生了變化,他不僅是一個真正的勞改犯,而且根本不會什麼木工手藝,便理所當然頂替了那些人的位置,整日裏挨青核桃的打罵。有一次柳英豪不慎將油漆弄翻,沾染了青核桃的工作服,青核桃大打出手,五十幾歲的柳英豪最終忍不住了,還手打破了青核桃的鼻子惹了大禍。青核桃的舅舅趙隊長將柳英豪吊在房樑上抽打,幸虧李延安知道了消息,這才將柳英豪救了下來。

從此,青核桃和那位趙隊長便懷恨在心,一個陰謀開始實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內文摘至 宇河文化/柳根/黎晶 著

〈衍伸閱讀〉柳根回家突圍城北人日子殉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ant0511 的頭像
redant0511

我們是一群熱愛閱讀的紅螞蟻

redant05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