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為各位介紹的故事內容還喜歡吧???

應該有人會想小編我在偷懶,當然不是囉!

昨天小編太忙了,下班都已經晚上九點了(心酸= =)

而且我回家都會經過「夜總會」

再要我PO這,對我也太好了吧= =(小編我很膽小)

接下來為各位繼續刊載〈宇河/墳頭夜話 心中有鬼/見鬼眼開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內文試閱

「我們互相用痛苦折磨對方,就好像把對方當作一塊木柴,而自己是一把鋒利的斧頭,要一直把它劈碎,劈碎!」秦風咬牙切齒道,他雙拳緊握,幻想著自己是斧頭或者木柴,接著說下面的故事。

 「啪!」伴隨著花瓶落地的清脆,王瑩胸腔內的某種東西也發出破碎的聲音。白色的碎瓷片和鮮紅的花瓣在大理石地上交織重疊,有種殘缺的美麗。可是並不是任何東西恰當好處的殘缺都會產生美感,一如愛情。

 王瑩激動的情緒化做滿腔熱淚,乞求地望著秦風,說:「風,是真的嗎?」她不願想,自己的老公為什麼會在新婚之夜抱著別的女人,她不敢相信,一直說愛自己的老公轉身對別的女人傾訴愛慕……

 王瑩想,只要他說不是,她就信,只要他說不是,她就當作什麼都沒看見。她的委曲求全,換來的是秦風的緘默不語和他身邊女子挑釁的笑容。王瑩頓時心灰意冷,明明想要逃離這個讓自己難堪的地方,腳步像釘了釘子,無法移動絲毫,明明想要哭嚎,卻沒有眼淚。忽然王瑩猛然瞪大眼睛,好似潛伏在黑暗中的野獸緊盯著眼前的人,宛如打上石膏的蒼白臉頰帶著幾乎龜裂的笑意,寂靜的房間裡充斥著尖銳的輕笑聲。

秦風只覺背後發麻,詫異地看著王瑩,她笑得詭異,雙唇紅得過了頭,像剛喝過鮮血似的,布滿血絲的眼睛充斥著令人膽寒的憤恨,嘴裡發出咯咯咯的怪笑。突然,笑聲消失了,紊亂的呼吸聲中夾雜著細微的響聲好似毒蛇吐信。

王瑩直勾勾地盯著辛欣,輕笑著,緩緩地張開嘴巴,猛然咬住手臂,一甩頭,竟硬生生的將一塊肉撕了下來,她,彷彿在品嚐美味的大餐,慢慢地咀嚼,嘲笑般地看著驚恐的兩人。飛濺起來的鮮血染紅了她的臉和衣襟,紅得刺眼。

辛欣已經在過度的恐懼中暈倒了。秦風全身顫抖著跌坐在地,驚悚地望著居高臨下俯視自己的王瑩,看著她張開嘴巴,把嚼爛的肉吐到自己臉上,黏稠的血液從她嘴角滲出,一滴一滴地掉到秦風的臉上。王瑩舔了舔唇邊的鮮血,陰冷地笑道:「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會後悔的……」「啊——」秦風豁然起身,乍出一背的冷汗,心在喉嚨間躍躍欲試,想要從口裡跳出來。

窗外天色陰沉,霪雨霏霏,冷風撩起深藍色的窗簾,吹得秦風渾身冰涼,他自己則渾然不知。他呆坐著,眼中空無一物,每天晚上的噩夢讓他神經瀕臨崩潰,耳際迴響王瑩最後的話,你會後悔的……

若不是鬧鐘響鈴,將他從神遊太虛中拉回,他恐怕會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到天荒地老。有時候保持一種心境比保持一種感情容易。「王瑩死了,她是被我害死的!她說話算話,她說過會讓我後悔的,她果然回來找我了,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會經歷死般的痛苦,任何人無法想像的痛苦。」秦風流淚了,瑟瑟發抖。

 窗外的雨驟然變大,烏雲罩天。秦風拖著疲憊的身子到浴室胡亂洗了把臉,冰冷的水讓他清醒了幾分,習慣性的伸手拿毛巾擦臉,卻沒有抓到毛巾,心情再次跌到谷底,是的,這裡的擺設和以前不一樣了,自從王瑩離開後,這裡的一切都變了。

 秦風痛苦地抱著頭,忽然,一雙冰冷的手撫過他的頸項,他猛然抬頭,鏡中除了自己的影子沒有別的東西啊,難道是風?但浴室沒有窗戶啊!莫名的恐懼感讓他汗毛乍立,想要轉身逃離,雙腳像被什麼纏住,動彈不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熟悉的茉莉花香,心臟猛烈收縮,腦海當下完全空白了,他記得這是王瑩的體香!每次翻雲覆雨時,王瑩身上的香味總能讓他欲罷不能。王瑩笑盈盈的從鏡子裡伸出手臂,即將要環住秦風的頸項時,天空炸響一聲驚雷。秦風回過神,再看,王瑩根本不在鏡中。他來不及多想,轉身就跑,腳下一滑,重重地跌坐在瓷磚上,驚恐望著腳下的血痕,血痕延伸至浴缸。唰地一聲,浴簾被拉開,一隻帶血的白皙手臂搭拉在浴缸邊緣,一個滿身是血的長髮女人慢慢地爬出來,抬頭對秦風笑。

 秦風繃緊的神經鏘地一聲斷裂,當恐懼到達極限時,人開始採取鴕鳥政策,不逃不躲,等待死亡的降臨。王瑩支起身子,溫柔地問:「風,痛嗎?」秦風機械地點頭。王瑩低眉淺笑,幽幽地說:「可是我更痛。」她抓住自己的頭髮,使勁往下拉,整張頭皮居然被她活生生扯下來。筋骨和肌肉袒露在外,沒有眼皮的眼睛骨碌地轉動,口鼻處成了三個血孔,較大的一個孔向左右裂開,發出奇怪的聲音,似笑似哭,口齒模糊地說:「你不是說我美嗎,我把它送給你。風,你看我多麼愛你啊!」

 秦風死死地盯著血淋淋的皮囊,上面沾著的肉塊還在不停地抽搐,用屠夫的話來說非常新鮮。濃郁的血腥味讓秦風胃裡翻滾,弓著身子嘔吐。王瑩把臉皮甩到一邊,指著自己猩紅的頭顱,眼睛裡流出透明的液體,似在嚶嚶哭泣,「你覺得噁心嗎?你不是很喜歡它嗎?你知道的,只要你喜歡,無論是什麼我都會給你,包括我的骨血。」她突然厲聲說,「可是你是怎麼待我的!你背叛了我!你該死!」

「小瑩,我……」王瑩捂住臉,痛苦地背過身子,難過地說:「嚇到你了吧!對不起,我不想的,真的,我那麼愛你。」她頓了頓,回頭,白眼珠透過血紅的手指詭異地打量秦風,「你會後悔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都看到這了,大家應該想把這篇都看完吧!可惜小編的壞習慣又來了「賣關子」^^,正所謂「好酒沉甕底!」下禮拜一再位各位介紹吧!希望各位網友能有個愉快的假日,好好陪陪父親過一下父親節吧(荷包又要大失血了= =)

〈內文摘至宇河/墳頭夜話 心中有鬼/見鬼眼開著〉



全站熱搜

redant05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