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OK!改變世界的力量.jpg  


珍妮.麥斯威爾經營一家加拿大最大的行銷公司,擁有一群可以讓她吹噓的績優股客戶;包括家樂氏加拿大公司(Kellogg Canada)、華特迪士尼集團家庭娛樂(前博偉家庭娛樂集團)(Disney(Buena Vista Home Entertainment))、加拿大卡夫食品公司(Kraft Canada)、吉列公司(The Gillette Company)和康寶濃湯公司等(Campbell Soup Company)。911事件發生時,進出紐約的交通工具全部停擺,她被困在癱瘓的紐約,為了返回她加拿大的家,她需要奮戰到底。

那件改變世界的恐怖事件讓珍妮染上憂鬱症,卻也成了帶領她前往非洲最黑暗的角落,尋找生命意義的催化劑。接下來發生的事像坐雲霄飛車,將她從寬廣豪華的家,帶往充滿愛滋病傳染和150萬名被拋棄孤兒的街上。她的故事誠實地呈現非洲現在悲慘的情況,她將帶你直搗非洲議題的核心。

 內‧文‧試‧讀  

九一一:改變世界的一天

飯店的窗外,警察舉槍朝天發射,大聲吼著:「快跑!快離開大樓!中央車站爆炸了!」我投宿的飯店就在中央車站的正上方。

我慌亂的抓起皮包和公事包,跟著驚恐的同事一起衝出去。突然,我想到正在充電的手機;緊急時,如果沒有手機聯絡,誰會知道我身在何處?誰會知道我出了甚麼事?我死亡時,誰能找到我?我一邊想一邊往回跑。

我的同事愛蘭(Irene),氣急敗壞的大叫:「珍呢!快走!」我迅速拔器插頭,抓著手機,往擁擠的旋轉門跑去。終於,我慌亂的從飯店逃了出來,可是,現在要往哪裡去呢?還會出什麼狀況嗎?紐約四十二街,來回穿梭的黑白警車,恐怖刺耳的警笛,驅趕慌亂的人群往前移動。雖然大家極力保持冷靜,臉上還是藏不住內心的驚恐。

九一一的早晨,跟平日一樣,街道上,店門早已打開,報攤上一本本的雜誌已經上架,人們搭著地鐵,手拿咖啡,朝著上班的地方走去,一切平靜如常。身邊沒有電視和收音機的他們,還不知道兩架客機已經撞上世貿大樓。他們疑惑的掙大著眼睛,看著我們驚恐亂撞,一定認為我們瘋了。

時間回到幾分鐘前,我從旅館窗戶目睹了第二架飛機的攻擊。我和同事們不敢待在高樓,沒有人知道這裡會不會是下一個被攻擊的目標。我們決定到樓下的酒吧。九點十五分,距離午餐時間還早,酒保正優雅的煮著咖啡,我們請他打開電視,轉到CNN,酒保沒有任何疑惑,我們也沒告訴他原因。

自殺飛機突來的攻擊,使紐約的世貿塔和世貿大樓不斷的崩解,短時間內將被夷為平地,宛若人見煉獄。另一新聞報導說,一輛裝滿炸彈的汽車在白宮爆炸(後來證明是錯誤的報導),紐約第一頻道新聞(NYC NEWS ONE)直播一棟陷入火海的高樓,受驚的人們情急得一躍而下,有的啪的一聲墜樓、有的跌落在巴士車頂、有的從玻璃遮雨棚重摔下來。新聞沒有再播放這些慘不忍睹的鏡頭,但這些跌入死亡幽谷的畫面,像重複的錄影帶,一再出現在我的眼前,縈繞在我心裡。(不久傳來最新消息,飛機撞上五角大廈。)

我的直覺告訴我:一切不會結束。飛機被蓄意的操控,撞上大大小小的市區、高樓和住家,然後再墜毀。美國遭受攻擊,它正陷入一場戰爭,而我,就置身在這場戰爭中。餐廳裡坐滿了人,悠閒的吃著早餐,完全不知道外頭發生甚麼事。世界已經改變了,而他們卻還吃著班尼蒂克煎蛋,思考如何成為買賣中的大贏家。

我住在加拿大,每年只有二月的國際玩具展,或六月的國際授權展,我才會來紐約。為何我會例外的出現在九月的紐約?答案是兒童市場開發會議。但是,現在誰還在乎甜麥片和幼兒用品的交易?世界正走向盡頭,我的世界也將毀滅,我無法回到溫暖的家,我和丈夫將永隔,再也無法擁抱我的孩子,七歲的史賓賽,還有五歲的克洛伊。

飯店吧檯擠滿觀看新聞的人,我的同事兼好友艾蘭,也落寞的擠在裡面,她有點恍惚的說:「不會有人知道我消失了。」我不了解她的意思,我問她:「妳在說甚麼?」她還是自言自語:「不會有人知道我消失了。」

單身的艾蘭,被煩躁和孤單籠罩。他說:「我沒有丈夫,沒有孩子。沒有人會想念我,甚至沒有來埋葬我。」我愣住了,幾乎無法呼吸,全身無力的靠在吧檯。我怎麼沒有想到?伊恩─我結婚十年的完美丈夫,正在美國航空的飛機上。飛機是不是著火了?會不會早已被摧毀成碎片了?他搭的會不會是衝撞高樓的那架美航飛機呢?

redant05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