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編就和各位分享這最後一卷吧!小編本來以為大家會很愛這類的故事,其實最愛的是小編我,這算是假公濟私嗎^^?

不過其實真正該分享的是另一本〈宇河/鬼學/張開基著〉,每逢鬼節、神鬼異類、談鬼必備,就唯獨這本,內容小編已經看過了,如同小編第一篇所說,是以較為科學客觀看待「鬼神」。

小編在網路上常看到不少人,在YAHOO的知識+,問一些靈異的問題,〈鬼學〉大多都能給予解答。

那再來就不多說了,有興趣的,請告知小編吧!接下來直接進行〈宇河/墳頭夜話‧心中有鬼〉的內文試閱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內文試閱

「我很長時間都沒有從這個噩夢中解脫,我不知道怎麼會把她夢成那麼噁心的樣子,難道臨死前那句賭氣的話留給我如此巨大的恐懼?」秦風緩緩道。他的話讓我一愣,在這個催眠程序裡,他大多是在敘述自己的事情,怎麼會突然冒出帶有思考意識的語言?
「那麼,好的,接著呢?」我心中一動,按照催眠程序讓他繼續進行。

秦風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夢,是假的,卻無法解釋身上的血跡和手邊的動物皮毛。濃郁的血腥刺激他的嗅覺,乾涸暗紅的血凝固在身上。他站起來,搖晃著身子回到房間,他和王瑩的新房。粉刷一新的房間原本擺滿了他們的結婚照,王瑩死後,他不忍再看那些記錄美好時光的往昔,將照片全部收起來放在箱子的最底層,可是為什麼,地板上擺滿了照片!床上的人是……王瑩?


王瑩睡眼惺忪,嬌憨的癟癟嘴,喃喃地說;「快睡啦,都幾點了。」秦風不敢想像眼前的一切,王瑩沒有死!她還在自己身邊!秦風激動的落淚,寵暱的幫愛人蓋上被子,相擁而眠,「小瑩,我好想妳。」
一聲驚雷劈開黑夜,驚醒了秦風。閃電伸開爪牙橫行天際,刺鼻的血腥讓他猛然睜開眼睛,霎時的光芒讓他看清自己的處境,自己懷裡居然抱著貓屍!貓通體赤紅,沒有皮,眼睛凸起,四爪繃緊,尖銳的指甲伸出在外,顯然是死前拼命的掙扎過。

他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了,本能地抬起自己沾滿血的手,指縫間還殘留著血污和點點肉塊,手臂上滿是抓痕。他頭轟地一下炸開,腦海裡一片空白,失神的唸叨著,「鬼,小瑩的鬼魂,來找我了,她不會放過我的,她恨我,她會要我賠命的……」
窗外傳來風的咆哮,隱約間,他再次聽見王瑩陰毒的笑聲和低沉的詛咒,「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
「唉,你看,秦風臉色這麼差,到底怎麼回事?」
「是啊!自從他妻子死後,他整日鬱鬱寡歡。」
「嗯!妻子在新婚之夜自殺了,屍體突然消失不見,任誰也不會好過。」
「不過,我聽說,他……」同事瞟了眼秦風,示意大家出去說。
這種議論,秦風已經聽多了,但並不表示他會麻木,等同事們走後,他停下手頭的工作,凝望著灰濛濛的天,彷彿空中有王瑩的影子,他深情地說:「小瑩,妳可是怨我新婚之夜竟做出那樣的不堪之事……小瑩,對不起,我知道錯了。妳恨我、怨我也是應該的……」
一陣風吹過,幽怨的哀鳴,糾纏著秦風的苦澀。
淚水模糊了眼睛,秦風好睏,只好去茶水間沖杯特濃咖啡,飲水機卻壞了,他心情莫名的暴躁,賭氣地一掌拍在水臺上,尖銳的疼痛令他瞬間清醒,血順著戳穿手掌的水果刀汩汩而下:水臺上怎麼會有刀?刀把是圓頭且四周沒有任何固定物,不可能筆直的刺穿手心!

「風……」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秦風身子一震,驀然回首,見王瑩笑吟吟地跑向自己。秦風警覺地閃躲,他再也無法忍受這種膽顫心驚的日子,吼道:「妳到底是人是鬼!」
秦風從不在王瑩面前發火,所以王瑩被他的厲聲喝住,雙眼泛紅,嘟著嘴委屈道:「人家好心來看你,你幹嘛生氣,還問這種話!」王瑩淚眼漣漣的把頭轉到一邊。
秦風被眼前的一幕搞糊塗了,時光彷彿回到從前,他摟著孩子氣的王瑩,說著情話哄她開心,「我愛妳,小瑩,無論妳是人是鬼。」這一刻,秦風徹底妥協了,人、鬼又如何,他不想再惹王瑩傷心,不想再見她落淚,「小瑩,原諒我好嗎?」
王瑩噗哧一聲笑出來,調皮地勾上秦風的脖子,道:「老公,你真的愛我嗎?」

秦風癡癡地望著王瑩,喃喃道:「小瑩,我錯了,都是我不好,是我背叛了妳,不要離開我好嗎?」
王瑩滿臉疑惑,伸手探上秦風的額頭,道:「你是不是發燒了,怎麼盡說些奇怪的話?」
秦風哭了,淚順著臉頰緩緩落下,因為他知道這不是夢,王瑩死了,所以身體才會冰涼如鐵。他哽咽道:「那天,如果我沒有離開妳,或許妳不會死,小瑩,對不起,我愛妳,真的真的很愛妳,可惜一切都太遲了。」
王瑩笑了,嘴角以不可思議的弧度裂開,臉頰上的肉開始潰爛掉落,眼珠向外凸起,似乎眼眶裡有什麼東西把眼球硬生生的擠出來,她口裡吐出難聞的腐爛氣味,道:「這樣也愛嗎?」
秦風捧起滿是腐肉流著膿液的臉,在裂唇上深深一吻,笑道:「愛。」
她恢復了從前的美麗,卻哭成了淚人,推開他的懷抱,心痛地說:「對不起,風,我不想的,對不起……」
「流言蜚語我可以不去考慮,畢竟嘴巴長在別人的身上,也畢竟一開始就做錯的人是我!可是小瑩總是為了和我賭氣變得那麼恐怖、噁心,這讓我無法忍受。」秦風的語氣有些煩躁,他眉頭深蹙,一種隱隱地厭惡的表情被他極力壓制了下去。
秦風把夢境和現實混淆在了一起,又固執地把自己封存在他替自己圈定的思維世界裡不肯出來。
而且他竟然有一種潛意識在隱隱地抵制我的催眠,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也代表著這個人心裡隱藏著極其重要的東西。

略做思考,秦風臉上的表情已經變了,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懼感,他的聲音也開始顫抖起來繼續他的訴說。
以後,秦風家裡三天兩頭出現動物的屍體。每次屍體都會莫名的消失。不僅如此,他越來越害怕照鏡子,因為好幾次,他看見自己滿嘴是血。他不敢去扔垃圾,他不曉得垃圾袋裡是否有動物的殘骸。
雖然如此,但他覺得自己很幸福,因為每晚王瑩都會來陪他。王瑩不像婚前貪玩,她會做好吃的等他下班,會給他放洗澡水,會和他親密,這種甜蜜的生活是秦風夢寐以求的。
秦風在這樣的狀態下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鄰居投訴他的家裡經常有怪味發出,尤其是下雨以後,他的院子裡便會臭氣薰天,讓人無法忍受。

員警在他家的院子裡挖地三尺,竟然挖出了幾十具的貓狗屍體,這些腐爛發臭的屍體雖然掩埋得很深,卻因為數量太多,泥土也掩蓋不住牠們腐爛的氣息。
更讓人驚詫的是,警方在他家意外找到了一張人皮,經過化驗證明,這張皮是屬於死者王瑩的,而其屍體卻不知所蹤。
秦風當天就被送進了精神科醫院,成為了我的病人。經鑑定他是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因此他逃脫了法律的制裁,卻註定要終生被監禁在這座冰冷的醫院裡。

在我的協助下,員警盤問了秦風很多次王瑩的屍體藏在什麼地方,可是每次到最關鍵的時候,秦風的眼睛就會變得一片通紅,然後抱著自己的腦袋大聲嚎叫,使詢問無法進行下去。
「這傢伙掩藏得真好,要不是大量的貓屍、狗屍散發出氣味,我們絕不會想到一個為失去妻子悲痛欲絕的丈夫,竟然是兇手!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狄氐,我的一個員警朋友,搖頭苦笑。
「這要看事件的另一個關鍵人物,辛欣,她應該是這件事情的目擊證人。」我道。其實,他們新婚當晚,他和辛欣根本什麼也沒有發生,倒是王瑩和別的男人接吻被他撞見。在
爭執中,秦風竟然在極度氣憤錯手殺死了妻子,但不願承認王瑩真的背叛自己,他情願是自己背叛王瑩,情願王瑩是因為自己的背叛而自殺。他每日在強烈的自責和矛盾中掙扎,一方面不停地暗示自己,王瑩恨自己的背叛,所以他時常會看見可怕的王瑩,一方面,他極力想回到從前,於是,王瑩又以溫柔的形象出現在他面前。

最終,他的臆想症變成了人格分裂,變態的殺害動物,以剝動物的皮為樂,以動物的肉為食,甚至將牠們的屍體當作王瑩來寵愛。最後一次治療之後,秦風忽然恐懼地叫了聲王瑩的名字,推開所有人跑上了天臺,然後跳了下去。
我放下筆,關上秦風的病理檔案,閉上眼睛,腦海裡全是秦風最後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鬼節特刊就暫告一段落,因為反應不如預期,也感謝注意這系列作品的網友們!

因為鬼節,常有傳說什麼「抓交替」,不管你迷不迷信,寧可信其有,萬事要小心而行,小編這暑假裡看到的車禍事件,已經數十件了,這是小編的叮嚀。

〈內文摘至宇河/墳頭夜話 心中有鬼/見鬼眼開著〉

《衍伸閱讀》:〈宇河/鬼學/張開基著〉〈宇河/墳頭夜話‧心中有鬼/見鬼眼開 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ant0511 的頭像
redant0511

我們是一群熱愛閱讀的紅螞蟻

redant05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